您的位置: 阳江信息港 > 育儿

兰州小饭桌陷监管困境1室1厅住进16个孩

发布时间:2019-11-10 20:49:57

兰州“小饭桌”陷监管困境 1室1厅住进16个孩子

位于甘肃兰州市安宁区的西北师范大学附属小学开学一周了,二年级学生涛涛的妈妈李娟(化名)却有些发愁。因为刚换了工作,她无法再为儿子准备午餐。寻找一家合适的小饭桌成了当务之急。

小饭桌专指为中小学生提供饮食服务的场所。经营者通常在学校附近租赁房屋,按月向学生收取定额费用,一般还提供午休场所。

李娟对小饭桌的要求并不高只要环境卫生、食品安全有保障,经营者有心就可以了。

涛涛将妈妈带进了西北师大校园内的一栋教师家属楼,他的同学已经在这里安营扎寨。这家小饭桌屋子不大,一室一厅一厨一卫,后边用塑料膜又搭了间小屋,扩展出约10平方米的空间。卧室是女生宿舍,搭建的小屋是男生寝室。两间屋里都摆满了高低床。

经营者耿女士告诉李娟,这里已经住了16个孩子,还可以再加床铺。看着凌乱的碗筷和有些发黑的抹布,李娟皱起了眉头,饭菜一定要卫生,娃娃吃坏了肚子怎么办?

李娟一出门,一位热心的大娘将她带进了另一家小饭桌。这家小饭桌同样人满为患住了18个学生,高低床,大通铺,屋角还摆着一张三层床。

这家小饭桌还挑学生,既不要调皮的男孩子,也不要高年级的女生,因为这些孩子麻烦管不住。李娟提出留联系,经营者杨女士显得有些不耐烦,要来就来,不来就算了!因为对方态度有点差,怕吓着儿子,李娟心里马上否决了。

整个下午,李娟足足走访了七八家小饭桌,家家都有让她不满意的地方。

在兰州,不少中小学生的家长遇到了和李娟同样的难题:如何为孩子找一个安全舒适的小饭桌。

小饭桌遍地开花

中国青年报了解到,截至2010年,兰州市有普通小学697所,另有小学教学点156个,在校生217649人。

兰州市食药监局提供的数据称,目前兰州市有小饭桌上千家。可事实上,遍地开花的小饭桌在兰州到底有多少家,估计没有人能说清楚。可以肯定的是,近年来小饭桌的收费一路上涨,全市小饭桌的数量也在不断攀升。

那么,这些为数众多的小饭桌生存现状如何?办一家小饭桌需满足那些条件,又需要那些手续和证件呢?

3月2日开学日当天,中国青年报随机走访了西北师大附小周围的5家小饭桌。注意到,没有一家按照要求在明显位置悬挂了卫生许可证、从业人员健康证。这些小饭桌都在家用厨房做饭,以电磁炉为主要的烹饪工具,有消毒柜,但大多用白醋清洁餐具。餐具是孩子们自己带来的,经营者对样式进行了统一,但并不区分使用者。被子也需要学生从家里带,部分床单由经营者提供,会不定期清洗。

为进一步摸清情况,又赶到七里河区安西路小学附近暗访。接近放学时间,在安西路小学门口看到,不少人举着各种名称的小饭桌牌子在召集刚放学的学生,还有人在给接送孩子的家长发放小饭桌广告传单。

在一家名为蕊馨的小饭桌里,3名中年妇女正在为即将放学的学生准备午餐。问是否具备餐饮经营资质,负责人高先生说,目前餐饮经营许可证还没有办上,但健康证都有。

在蕊馨看到,3间卧室中一间由客厅改造而成,每间卧室都放着十几张高低床,床与床紧挨在一起,除了一条半米宽的通道,整个房间被塞得严严实实。

暗访的所有小饭桌几乎都有一个共同点人满为患,且不愁生源。

高先生告诉,若学生只是中午吃饭加休息,按一二年级每月320元、三四年级350元、五六年级380元收费;若下午放学后吃饭,外加辅导作业,每个学生每月得交800元;为了确保孩子的安全,上下学时小饭桌都会派人接送学生。

暗访中,一名小饭桌经营者替算了一笔账:如果一家小饭桌招收15个孩子,一个孩子只中午用餐收费平均在450元左右,15个孩子每月收费6750元。扣除一个月的饮食成本和每月2500元左右的房租,开小饭桌的利润空间并不大,并不像外界传说中的那么挣钱。这位经营者说。

采访中,发现大多数小饭桌的经营者为学校周边的住户,其中不少人是下岗职工或失业者。他们开办小饭桌一方面是为了照顾邻里家孩子的吃饭问题,另一方面也赚钱补贴家用。另一些小饭桌经营者是在学校附近租房的陪读母亲,她们在照顾子女上学的同时开办小饭桌以负担租房费用和日常开支。

小饭桌乱象如何破解

今年的兰州市两会上,兰州市政协委员、兰州十中办公室主任刘勇提交了《关于规范中小学校周边小饭桌管理的提案》,建议相关管理部门制定小饭桌经营管理统一标准进行规范管理。刘勇表示,对小饭桌存在的各种问题,家长们多有反映,问题主要集中在小饭桌的质量问题。

为摸清情况,刘勇曾走访了不少学校周边的小饭桌。这些小饭桌多则收四五十个学生,少则收十几个人,每月每生收费300~400元不等;多分布在居民住宅楼内,多数设施简陋。刘勇说。

刘勇发现,这些小饭桌多数经营者没有卫生许可证、从业经营证、从业人员健康证等基本证件,主要的用具餐具消毒情况也良莠不齐。

此外,小饭桌在食品营养方面存在很大问题,严重影响就餐学生的身体健康。学生需要什么的营养食谱?那种食品含有那种营养?经营者根本不知道。刘勇说。

在兰州三十四中校长谢登科看来,兰州小饭桌问题突出,是目前兰州经济社会发展阶段的必然现象。兰州市作为发展中的欠发达城市,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外来务工人员数量的增多,这个问题只会更加突出。

有需求就必然有市场,问题的关键是谁来规范。谢登科说。

答案是只有政府。谢登科认为,面对这个突出的矛盾,学校是无能为力的。一方面,目前的政策不容许非寄宿制学校收费,学校的硬件条件也很难达标,另一方面,学校无力办食堂,学校办食堂意味着承担更多风险。谢登科说。

刘勇认为,卫生监督部门应该加强监管,出台相关规定和要求,如开设小饭桌要有消防安全许可证、卫生许可证,要到工商部门申办营业执照,到税务部门办理税务登记证。四证齐全后方可开业。他建议兰州市卫生、工商、税务等有关部门对全市小饭桌进行摸底检查,将小饭桌纳入管理范畴,对卫生条件等不合格的小饭桌限期整改,经整改仍不合格者给予取缔。

监管为何难以到位

事实上,为加强对小饭桌的监管,2014年12月,兰州市出台了《兰州市校外托护点集体用餐食品安全管理规定》。该规定明确:校外托护点就餐人数10人以上的必须办理《餐饮服务许可证》;10人以下的要备案登记,签订食品安全承诺书;经营场所必须独立,不能与家居生活混用。

但现实情况是监管不太到位。刘勇说。

兰州市食药监局餐饮服务监管处副处长韩莹表示:因为市场竞争激烈,兰州小饭桌提供的服务项目逐渐增加,由原来仅仅提供午饭的集体用餐活动发展成为接孩子-吃午饭-睡午觉-送孩子的午托模式,有的还开设了下午作业托管和晚餐托管模式,孩子们甚至可以在小饭桌过夜。这个时候,小饭桌便涉及消防、燃气、电力、教育、物业、治安、公安等各个部门、各个方面、各个环节的监管。如果仅由我们食药局一个部门来牵头的话,力量就太薄弱了。

韩莹透露,2014年8月,兰州市曾召开协调会议,明确小饭桌这一业态隶属各区政府监管,将管理权下放,每个区根据自己辖区的情况制定各区小饭桌监督管理规定。

那么,各个区政府又是怎么履行监管的呢?

兰州安宁区食药监局副局长陈国谋表示,安宁辖区内持有证件的小饭桌仅有28家,登记备案的为54家。而此前,安宁区食药监局通过联合区教育局和辖区内的多家中小学进行合作,通过班主任询问的方式,摸底了全区小饭桌的基本状况。根据该调查显示,安宁区存在150余家小饭桌。

小饭桌作为社会的新兴业态,取缔是不太可能的。虽然存在一些问题,但确实有家长没有办法给孩子准备午餐。我们主要的工作是针对问题去解决,而不是取缔。陈国谋说。

韩莹则认为,随着小饭桌职能的多元化,食药监局目前只负责发放餐饮安全许可证,管理小饭桌的厨房安全。但小饭桌厨房中的燃气安全、用电安全、消防安全,则应由其他部门监管。

但各部门联合监管并非一蹴而就。韩莹表示,2014年年初,兰州市安全生产委员给全市小饭桌增加了燃气使用安全的要求。在落实过程中,食药监局邀请住建局安排燃气公司工作人员一同进行小饭桌的安全评定。然而,一段时间后,燃气公司出现人手短缺问题,在一定程度上耽误了小饭桌《餐饮服务许可证》的正常办理,联合审批出现问题。

兰州市教育局有关人员则拒绝了的采访。兰州七里河区教育局办公室杨主任告诉,他们(教育部门)主要负责教学工作,小饭桌由社会人员开办,并且是学生们在放学以后进行的相关活动,他们无权发放相关证件直接进行监管,只能确保教师不去开办小饭桌,同时以协助身份配合其他部门的工作。

我觉得有效的解决办法是兰州市中小学向沿海、华东地区看齐,由学校统一配送营养餐,免除家长的后顾之忧。韩莹说。实习生 王豪 本报 马富春 张鹏

西藏民生网站
网络
民生教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