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阳江信息港 > 时尚

联想5G投票背后是大国博弈

发布时间:2019-12-05 05:27:25

联想5G投票背后是大国博弈

有关“3GPP上有关5G标准,联想为什么不给华为投票”一话题被热炒。5月16日,柳传志、杨元庆、朱立南三人在联想集团官方发表联名信:《行动起来,誓死打赢联想荣誉保卫战!》做出回应:关于3GPP的投票,联想的投票原则没有问题,执行也没有问题。有媒体猜测,该联名信以柳传志的口吻所写。

2016年11月3GPP第87次会议中,华为主推的Polar以垄断性的优势拿下了eMBB场景下的控制码。这是中国参与国际标准制作的关键一步。这个过程中,联想和摩托罗拉也投票支持了华为。

但据钛媒体获知,有友质疑联想未支持中国企业的方案,且在回应中“混淆视听”,“ 联想辟谣对长码投票只字不提,而当时很多企业都投给了华为”。据投票现场人员回忆,当时分为两次投票,联想在长码方案上投了反对票,短码上投了赞成票。

下文作者戴辉,也是一名华为老兵,他认为,这件事表面是5G通信标准,背后却是大国博弈。你可以骂联想,但我们还是要有高度、理性地看待这件事,联想垮了对我们谁都没好处。本文来源上观,钛媒体已获取授权,略经钛媒体。以下为戴辉对此事的专业解读:

表面是5G通信标准,背后却是大国博弈。

日前,我写了一篇文章《就5G标准联想投票一事,华为老兵讲中国企业参与国际通信标准制定背后的故事》,很多评语我非常感动。大家都表示,以前都怪中国移动的G3不争气,却不知道移动在为中国主导的3G标准做奉献。以后除非中国移动算错我的话费,我再也不怪他了。

还有人感慨:我们每个人其实都为中国在国际标准中的地位做出了贡献。没有中国这么大的市场,没有政府这么积极的支持,中国人也不可能在标准制定中进步这么快。

也有读者问,在5G标准投票中,联想到底有没有支持华为?考虑到原文太专业,如果没有技术背景读起来不太容易,我想用大白话再复原一下,要知道,这表面是5G通信标准,背后却是大国博弈。

标准、专利、交叉授权

其实通信标准本身都是公开的,大家都可以照着做开发。如果你自己做着玩,当然没有问题。

标准中会涉及到各个公司预埋在里面的专利,如果你做着玩还不够,还要出去卖,那就会涉及到专利授权的问题。如果不谈好这个,你就不能出去卖。

如果你早早在标准讨论和制定过程之中,就已经埋进了相当分量的专利,那么你当然可以和其他公司交叉授权,大家好说好商量。

有句话讲得好:“企业卖标准,二流企业卖技术,三流企业卖产品。” 谁掌握标准,谁就能掌控通信领域世界范围内的话语权。为此各国投入了很大的精力和财力,竞争日益激烈。

大家都玩,这玩意也可以叫:移动通信智能终端。

中国在移动通信领域经历了1G空白、2G跟随、3G突破、4G同步的发展,如今有望成为5G时代的领跑者之一。

1G和2G,中国在标准上,没有话语权。3G获得了突破,之后就发展很快了近上络讨论很多的是5G标准,可能看到中国公司已经登堂入室了。

这后面,中国的信息产业部做出了巨大的努力,我们每一个人也都有贡献!

5G标准投票,这些天热闹的事情

5G相比4G,带宽会更好,实时性也更好,未来可以通过5G大搞无人驾驶了。

对了,你要的小片片,一瞬间就可以下完。

3GPP组织,在华为无线络标准专利部部长万蕾博士(她同时也是华为5G标准Polar码方案主要贡献者之一)看来,是一个公正、透明、团结和技术性极强的组织。万博士曾这样评价3GPP:“技术是没有国界的,3GPP之所以成功,就是归功于它的国际化,它的罗马论坛式的技术辩论是推动技术优化趋于完善的核心机制。衷心祝愿3GPP的全球化的民主精神源远流长……”

高通推LDPC也是因为他们在LDPC上布局很久。 LDPC初由信息论大牛MIT教授Robert Gallager发明,他是通信的祖师爷香农的学生。

Polar码是由上面提到的Robert Gallager的学生土耳其教授Arikan于2008年左右发明,初只具有理论价值。后polar码的译码算法经由UCSD教授Vardy的突破性改进而开始具有实用价值。在3GPP研究polar码的公司不少,但真正看好而全力推行polar码的公司,只有华为一家。我读的东南大学尤肖虎团队也有一些相关专利。

当然,华为在LDPC也有一些影响,高通在Polar也有一些影响力,并不是完全的。

华为在5G标准中大力推广Polar的应用。对于5G控制信道来说,本身传输的数据量小,比起速度更注重可靠性,就恰好是Polar码的拿手部分了。

3GPP定义的5G分为3大场景,包括增强型移动宽带(eMBB),海量物联通信(mMTC)和低时延、高可靠通信(uRLLC)。个场景,是使用频率的场景,老百姓用的。

终,2016年11月3GPP第87次会议中,华为主推的Polar以垄断性的优势拿下了eMBB场景下的控制码。这是中国参与国际标准制作的关键一步。这个过程中,联想和摩托罗拉也投票支持了华为。

控制信道的编码,华为是压倒性的胜利(共55家支持),联想和摩托的投票只是锦上添花,并不影响终结果。

华为的声明中提到:LDPC作为数据通道的编码。这是高通主导的,但如果回顾历史,就会发现,数据通道其实也有长码和短码之分,华为也是曾有过很大机会分羹的。

数据通道的长码中,高通主导的LDPC具有的技术优势。

而短码中,高通主导的LDPC和华为主导的Polar,却难分伯仲,终华为输了。

联想和旗下摩托罗拉到底有没有支持华为,络有很多不同的说法,我仔细研究了双方的说法。这个事情却有点复杂,但我也搞明白了。厉害不?

2016年10月在3GPP举办的有关5G标准的86b次表决会议上,“仅LDPC”、“LDPC长码+Polar短码”、“LDPC长码+Turbo短码”被确定为终选项,供各方代表投票(计反对数,不计赞成数)

投票结果中,LDPC长码+Turbo短码被华为、高通两大阵营同时反对,成必出局选项,Turbo码是欧洲的标准,在3G/4G中广泛使用,中美是联合反对这个。

终的选择在“仅LDPC”和“LDPC长码+Polar短码”之间展开。前者对高通显然有利,如果是后者,华为也能有一席之地。

投票只算反对票。“仅LDPC”收获了华为等24票反对,“LDPC长码+Polar短码”收获了高通、联想以及旗下摩托罗拉等27票反对。

86b会议确定了数据信道长码使用LDPC,短码待研究。

2016年11月的87次会议上,华为做了的努力,这次尽管联想和摩托罗拉这次支持了华为,但是回天无力。87次会议中,联想对华为两次提出的关于数据信道短码的提议都给予了支持,但由于Polar阵营的投票权重不够,在加上高通、三星、爱立信等公司的反对,华为的提案并没有通过。终会议决定数据信道的短码也采用LDPC,与长码保持一致。

由此看到,86b次会议中,联想和旗下摩托罗拉的投票其实极为关键。如果联想支持了华为,结果将不是这样。但我们也应该看到,87次会议上,联想确实尽可能地支持了华为。

2016年联想在5G标准上的投票,确实让我们感觉不争气,但是让我们更失望的是事件披露出来之后,联想文过饰非的态度。

1G完全依靠进口

让我们再回到30年前的1987年,广东为了与港澳接轨,率先建设了模拟移动。厚实笨重状如黑色砖头,价格高达数万元,俗称“大哥大”。

1G就是大哥大时代,是摩托罗拉发明的。可想而知,中国的基站和都是从国外进口的。

大哥大很贵,富豪们拿来显摆。黑社会用之作为生产工具。

大哥大使用模拟技术,就跟我们九十年代的电视技术一样。的问题是容易被盗号和窃听。

2G有了产品

世界进入了2G时代。欧洲和美国开始PK了。

欧洲人的2G是GSM,我们俗称为全球通。由欧洲电信标准委员会(ETSI)颁布标准,我们看到的标准都是ETSI什么什么phase 1, phase 2, phase 2+什么的。

欧洲人比较民主,爱立信,西门子,阿尔卡特都参与。

以前芬兰有个做木材和电缆的公司,看得眼红,挖了爱立信一个团队,也开始搞。他叫诺基亚。

中国移动于1995年开始使用这个技术,由爱立信提供设备,广东。

为了搞竞争,又成立了一个运营商,叫中国联通,也搞GSM。

1996年,华为挖了刘江峰团队过来,他之前在邮电部一所做了一个伟大的工作,就是把GSM的协议全部看完了。桌子上,一边是协议,一边是GRE。

1999年,华为的GSM终于开始了大规模商用,终于达到了“三流公司”的水平,可以卖产品了!福建的项目是个里程碑,大家可以看我的文章《华为的长征》,特别要感谢中国移动福建分公司和时任福建省省长的习近平同志。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再来说美国的2G:CDMA。

美国的高通于1985年成立,将军队使用的跳频技术,转到民用蜂窝移动系统里面来,就是我们经常听到的CDMA(

孩子不消化怎么办小孩子不消化吃什么好小孩子脸发黄怎么回事

赣南医学院第二临床医学院怎么样
上海百佳医院许焕荣
哈尔滨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云南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金华治疗卵巢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