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阳江信息港 > 体育

笔尖尘世人鱼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3:31:37

节 沉尸  墨涤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再一看窗外,已是日上三杆了,打了个哈欠,洗濑完毕准备出屋子。  可刚一跨过屋门,才想起此时已是新嫁娘,天见婆婆晚起太失理了。再一想小姑子或不会笑话呢?婆婆是笑话还是责怪呢?  眼角不经意的照了照屋里的铜镜却发现眉毛乱了,妆花了,只得补妆画眉,下意识的回过头说道:“西辞,你看我眉画得还行吗?脂粉会不会太厚”可身后哪有人影。  院里的青竹杆上悬挂着一匹匹苏绣如天孙织就的彩衣,微风拂起,丝绦起伏,静寂得只听见丝绸哗哗作响,往昔作坊里的工人早就在刺绣了。  门前那口石狮子缺了一角,切口齐整,仿佛是有人以大力斩碎的。微风刮过,苏绣上的花纹生活起来。身入其中,竟似有千万只手抚摸着她的脸。  “阿妈?西辞?”  静寂得只留下空荡荡的回应声还有河里的风车汲水声,哧啦,哧啦。  “兴许阿妈和西辞外出了吧!可那些工人呢?阿财,老牛,小二娃都到哪去了?  其它人兴许会因为东家不在而偷奸耍滑,阿英可是一个老实的姑娘啊!破天荒的连她也不见了。墨涤心里越加疑惑了,走出了院子,篱笆外的是一条邻着河的小道。  以往那河水,清如镜,纯如冰。而今河上飘浮着一具沉水很深尸体。只见她背部有碗口大小的血洞,青色布衣染成砣红,面孔浮肿,双眼外凸,竟是惊悸而死。  墨涤看了一眼就吓得身子发抖,再一细看,沉尸轮阔竟与阿英有九分相似。阿英眉头上那一颗肉痣她自是认得的。此时那黑色米粒大小的肉痣已近翻白,边上竟泛起锯齿状。  她捂住了嘴,眼泪大滴大滴的滑落,一回头,身后围来了一大群人。老的,少的,穿布衣,着锦袍的都指着她数落。  “这扫巴星刚过门一天就克死了夫君和婆婆。”一老妇人指手划脚道。  “白狐儿脸加上克夫痣,是大凶之人啊。这张府的少爷当初怎么只顾着冲喜就接了这门亲事了,若是让再下演以伏羲八卦推算一下,定不致此啊”一算命老头神神叨叨道。  人群散开走来一妇人。只风她全身罩在黑布里,脸上画了一道道血符,手里拿着经轮转动着:咚,咚,轮上的菩提珠与转盘相碰。她额上泛起网状血丝,到了河边,将经轮放于膝前,一步三叩首祭祀起河神来了,口里连叫道:“神灵请明示”  算命老头撇撇嘴:“阎婆,你那招不灵了。”  墨涤分明看到河水起了波涛,直往上卷宛如天界尽善弱水倒悬,数息时间未到就聚起一堵高约一丈的水墙。其中波光照出一幻象,竟是表情甚是惊恐手中拿着沾了巫血的锈针的黑涤。  幻境破碎,波涛汹涌而上,竟卷起数尺来高的一个半弧,点点水花竟有海碗般大小,嗖的一下拍向岸来。  算命老人首当其冲,眼看被巨浪裹住,吓得脸色铁青,立时手上布幡一卷,竟把墨涤扔入水中。  水花由上至下回落,扑哧扑哧,似被一股巨力煮沸,直砸得河床上出现一个个碗口大小小的深坑。    第二节 河妖  墨涤再次醒来却是两天后的事,身子似乎进了许多的水,喉咙发涩,说不出话来。小船搁浅在秦淮河下游离岸边不远处。  阳光下绿色细长的锯齿状水草水里招摇着,射出银色丝绦。  一男子坐在船头背上被阳光洒下筛子似的银色的斑点,右侧的影子拉长后投入了湖面。风拂地河面,纤细的他衣衫飘动,双肩抖动。  “谢谢你救了我”墨涤在他身后说道。  黑影头摇得象波浪鼓一样却不转身。  这人倒是古怪,墨涤心思捉摸着。不再靠近,在他身后三尺处低语:“请问恩人名讳”  黑影低垂着脑袋,手挠得头不说话。  “河妖,哪里逃。”  只见一道白光中有些许黑点狂飙而来,掀起一道道龙围如蛟龙汲水般罩向黑影。  黑影脚下一晃从原地消失。  白光直把船绞出一个大洞,巨大的水柱涌了上来,滔天的波涛把船拍打得东倒西歪。眼看就快沉了,墨涤吓得面无血色,被人捉住往岸上狂飙而去。  “居然拐带良家妇女,前日子里张府灭门案定你做的,还不快快授首,否则身首异处。”  一个大和尚坦露上身做佛门狮子吼。  轰!轰!轰,在墨涤身周出现数道声波集结成光刃直把两人逼在空中。黑影背对着墨涤将她身子往岸上一送,便钻入了水里,飞溅起水花朵朵。  “莫让河妖逃了”算命老人吼道。  数十个渔夫跳下水里布上渔网,网上一尺见方的银色尖锥在阳光下晃人眼。  “他是人,不是河妖。”墨涤眼看自己的恩人被诬蔑,不得不争辩。  “这么在意他,是你的姘头吗?”阎婆嘲讽的说道。  “血口喷人”墨涤气得脸孔抽蓄。  “莫急,待会就会和你相好的见面了。”阎婆狂笑道。  陆续有人上得岸来,到了阎婆身前摇了摇头。    第三节 墨涤  阎婆戏虐地望着墨涤:“你相好的不要你了,可怎么办才好呢?”  墨涤不答。  阎婆越发得意起来向人群吼道:“墨涤犯了不贞之罪与奸夫谋杀亲夫更不可恕,照族规处以火刑。”  人群中响起了喝彩声。墨涤一双桃花眸子越加妖艳了起来,瞳孔中竟有一股火焰在燃烧着。  她被捆在祖祠堂里的锁龙柱之上,两条玄铁链洞穿了琵琶骨,脸上露出病态的笑容。她陷于八极阵图之中,更有八只玄火兽虎视眈眈。  阎婆提起她的头发吼道:“快把琅琊玉交出来?”  墨涤怒目而视。阎婆手点一一点,锁龙柱中竟流出了一条条黑蚯蚓往墨涤身上乱窜。  兹兹,无骨的身体滑过墨涤脸上。  墨涤厌烦的皱了了皱眉,大叫道:“把这丑东西拿开!”  阎婆嘴角一抹诡异的微笑:“还不快说!”  “我过门才两天哪里知道啊?”  “西辞身上没有,不在你身上在哪呢?”阎婆脸上的血丝更加狰狞起来。”  蚯蚓已到了墨涤头上,不断的蠕动。她眉头皱了皱,一只蚯蚓吊在睫毛边上,吓得她身子抖了一下。  阎婆额头上红色丝线洞开一条口子,一只竖眼张开。  涤墨感觉一股热气窜过全身,被人赤热的目光注视,浑身不自在起来。  “怎么没有呢?西辞那小子爱她甚过性命,不可能这么重要的东西不给她。不是历代张家媳妇过门就要去祠堂拿这块玉佩,佩于手上,直到孩子出世为止?”  “我不知道!”墨涤摇了摇头。  阎婆狂吼道:“张家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西辞如此,张灵玉更是如此。”她手一指,八只火神兽上吐出了道道烈焰,每一道都有柱子般大小,焰心呈白色,外围是淡淡的红色。  烈火拱异起一道道火之天桥,身陷其中的墨涤嘶吼着:“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  “张家的媳妇都要死,我得不到的东西没有人能得到。琅琊玉是我的,张灵玉也是我的,没有人能从我身边抢走他。“  阎婆的脸上涨成紫青色,血丝一点点渗透出来,眼角的血块越来越大,发上也流出了浓浓的血丝。  墨涤被烈火烤得快要窒息了。  蓬的一下,大门被人撞开了。确切的说那不是一个人。它有着人的身子,却长着鱼头。墨涤大惊:鱼妖。  阎婆一见到鱼妖瞳孔中发出一道亮光,嗖的一下窜到了他身前问道:“你是西辞还是张灵玉。”  这鱼头人身的怪物会是西辞?墨涤闻言大惊。这简直是天底下笑的笑话,她笑出了眼泪还不自知。我的夫君可是人称玉阶的美男子啊。会是这个丑陋的鱼怪吗?  墨涤的反应早就在阎婆的意料之中。她狂笑道:‘所有人都一样,只爱那一幅皮囊。”  “不,我爱西辞,不是因为他的外表而是因为他的心”  “心,你能看到吗?”  墨涤再也说不出话来。  阎婆逼前几步抬起她的下巴质头问道:“若是爱他,在他没有了那具皮囊后怎么不认识他?当年苏小小那贱人也是如此!只有我,唯有我是深深的爱着灵玉,即使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鱼怪从进门之后就一直看着墨涤,在阎婆说话的当儿已经闪身到了墨涤身前,双掌一拍将锁龙柱捣成粉未拉着墨涤的手就要走。  墨涤迟疑了,忍不得的后退。理智告诉她这个鱼怪会救她然而本能的抗拒眼前这人。  看着这样的人怕是晚上会作恶梦吧。那鱼怪脸上有着怪异的鱼斑,一颗颗怕有龙眼大小。墨涤忍不住眉头皱了皱,甚至没有勇气问他是不是西辞。她宁愿相信旧日那玉树临风的西辞已死,也不能容忍他是一个丑八怪。  鱼怪一双鱼目浑浊了,流出两颗晶莹的泪来,一落到地上竟成了米粒大小的珍珠。墨涤蹲下身子捧在手心,珍珠里是映出一张微笑的脸。她的心仿佛被挖了出来,渗着血迹,跄呛得再也站立不稳。  鱼怪拉着她就往外逃。她再也没力气挣扎,胸口如莲花碎成一片又一片。却又感觉鱼怪手指的湿中竟有一股久违的温暖。一股股鱼腥气直叫她五内翻腾,偏偏那指间的触觉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哪里逃!”阎婆大吼道。手上经轮一晃,嗡嗡声不断,鱼怪放了牵着墨涤的手,捂住脑袋身子在地上打滚。  阎婆大笑道:“早知你会来.”将转经轮一砸,砸得鱼怪头骨碎裂.冷不防被身后突然跳出一只老鱼怪一把抱住,一回身转经轮再次往下砸,再也砸不下来,双脸通红的望着那个鱼怪说不出话来。  地上那只鱼怪站了起来,拉着墨涤就往外走。    第四节 妖师  墨涤被安顿在一个荒芜的只有光凸凸的石头没有鸟兽没有树木的小岛上,偶尔能听到潮汐,静寂得让她烦闷。  有人给她搭了简易的账蓬,每次在她睡熟之后送来必需的淡水和食物。。  呆了几天,墨涤呆得无聊之极,这一夜每当困意席卷而来,就去饶腋下的氧穴尽力不让自己睡去。。  到了天亮之时听见屋子里有了响动就假睡过去。一只鱼怪走到屋里,手上拿了一串香蕉,还有一瓶淡水,一放好就往外走。  墨涤悄悄跟了出去。  淡淡的月光照在石山之上,鱼怪走到邻海的一个山洞,用石子搓出一片火花来,再拾了些柴火,双手环抱的在薪火之上取暖。洞外海风拂过冷得墨涤直哆嗦。  火花一起,晃过一条银影,一掌把鱼怪打倒在了地上。  白影现出了身形,却是个英俊的少年。他踩着鱼怪的头说道:“看你还害人性命不。”  鱼怪疼得脸色泛青嘴角直哆嗦却说不出只言片语来。  “他没有害过人别伤他,”墨涤心紧了一紧,对着少年脱口而出。  “哪有不害人的妖怪?”少年翻了翻眼皮讥笑道。  鱼怪朝墨涤挤了挤眼,示意她离开。  “他自顾尚且不暇,还有心照顾我。”墨涤心下惨然,再也顾不得其它,抱着鱼怪的头把他护住说道“他是……我丈夫”。那几个字说来分外艰难,可一出口就如抽丝拔茧般抽离了心中的那丝疑豫。不管他变得什么样子,终归是夫君。不管他是人是妖,在别人眼里多丑陋,在我眼里还是心心恋恋的那个人啊。  “我捉妖师梨落行走江湖数十年从没听说过此事。我倒要看看。”少年伸出双手在鱼怪头上一按,一道红光往下罩,鱼头上显现出了西辞的面容。  墨涤一见到西辞的脸痛哭出来。  鱼怪伸手去拍墨涤的背,不拍还好,一拍之下墨涤看到它结了鱼斑的脸更加泣不成声了。  梨落叹了声冤孽,收了光束,左手一探,一盏琉璃灯罩住了鱼怪说道:“十二个时辰内如果能找到他的本命原灯,或许可以恢复人形。”  墨涤喜出望外道:“本命原灯在哪”  “在对他施法的那人那儿。”  “什么样子?”  “只要一晃本命原灯鱼怪就痛苦不堪。”  墨涤心下了然,梨落嘱咐道:“我在你身上布下神行符,另给你一柄桃木剑,一定要在十二个时辰内回来,过了十二个时辰就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他了。”    第五节 新房  张氏祖祠门上挂上了两个大红灯笼,贴了两个大大的喜字,窗上换了红色的窗纱;案台上的供果已撤掉,堆满了喜帐。屋里正中祖先的牌位上面也挂上了红丝绸。  墨涤悄悄的遛进屋里,穿过厅堂,地上已铺上了红地毯,燃起红烛,换了红色的锦帐,被褥上亦是大大的喜字。一个头佩红丝巾的女人和一个脸上盖着丝绸的男子坐在榻前。  墨涤心下犯起了嘀咕,这哪是祠堂分明是新房。  女人揭开了红盖头,对着铜镜描起眉来,镜中映出一张白得渗人的脸。那脸上的脂粉竟比锅灰还厚上少许,更衬得她面无表情如人偶一般。  墨涤心道:等她睡熟了再来吧。  念头一起,突然间被一股巨力锁住,本想用桃木剑斩开,可桃木剑只能用一次就不再动作,且看那女子的反映。  “既然来了就喝了喜酒再走吧。”女子说道。只见她用一根红色的粗绳子将自己和身边的男子系了一个同心结,靠着男子的肩膀呢喃道:“玉哥,我们终于成亲了。”  男子蒙着丝绸的头不断的晃动着似是不愿。  “二十年前,你误入了天神宗。那时人家还是宗里美丽的圣女裙下之臣无数,却将一颗心许给你。你要那子午天书,我便陪你闯入了总坛。哪知竟被宗主发现了,你和我都受了伤。不知怎的,见到你奄奄一息的样子,心里就难过,竟为了你移天改命,嫁接了天命,将你的痛苦转移到我身上,从此我的体肤再无一寸完整的地方,待你醒后只能悄悄的离去。”女子捉着男子的手,似是陷入了往事的回忆。甜蜜的,酸楚的,象打翻了五味瓶,时而蛾眉紧皱,时而笑逐颜开。 共 1023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针灸能够治疗前列腺增生
昆明哪家研究院专治癫痫
云南权威的儿童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