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阳江信息港 > 法律

苏禹烈让投资充满阳光的味道

发布时间:2019-03-12 01:36:51

苏禹烈:让投资充满阳光的味道 苏禹烈:让投资充满阳光的味道一幅猫王的海报,一把琴,一张鲍勃迪伦的,一个橄榄球。这儿没有商业化的摆设,这儿充满了阳光的味道,这儿记录了一个后投资者不一样的生活追求,这儿是 年轻的天使投资人 苏禹烈的办公室。正是因为这些青春的元素造就了苏禹烈不一样的投资.

一幅猫王的海报,一把琴,一张鲍勃·迪伦的CD,一个橄榄球。这儿没有商业化的摆设,这儿充满了阳光的味道,这儿记录了一个85后投资者不一样的生活追求,这儿是“年轻的天使投资人”苏禹烈的办公室。正是因为这些青春的元素造就了苏禹烈不一样的投资理念,也打造了个性的青阳天使投资。

投资,是一种艺术

投资需要多元化的经历和背景,不管是巴菲特还是彼得·林奇,虽然他们精通财务、精通算法、精通商业模式,但终的决策并非完全受这些因素影响。在苏禹烈的心中,投资不是一门科学,反倒是一种感性的认识,而感性本身就是艺术。

投资在苏禹烈的脑海里并没有一定之规的做法,从看到项目的个瞬间就会产生一种感性认识,后面通过财务模型的大量计算,或通过数据分析的过程梳理出的理性认识,只是不断地推翻或验证当初的感觉,终促成投资决策。他是“一见钟情”式的投资人。“如果生意都可以靠某种模型或公式计算得出来结果,那应该所有人都可以赚到钱。”前期的调研,都只是铺垫,真正的拍板定论投与不投依赖的是一秒钟拍脑袋的冲动。“我不知道其他天使怎么做,但我的投资理念是感性的,投资有的时候还真的需要运气,而我,运气真的很好。”

投资中,理性的部分看项目,感性的部分看团队。依苏禹烈的观点,他更看重的是创业团队,一个靠谱的人和团队,所创业的项目也应该是相对靠谱的。“项目是人做的,一个功能相对完整、靠谱的团队是可以将一个二流的项目做大做好的”。所以在苏禹烈的眼中创业团队的价值观成了关键的事,他所希望的是——把目标定高:如果一开始定100分,即使做不到也能够达到80分,就可以算做成功了,但如果你的目标就定在了60分,那么你可能连及格都达不到。因为所有的人都很难达到目标,只能是在不断地接近目标,于是目光和目标决定了是否能取得投资人的信任,一个团队的价值观足可以体现它未来可以做多大的事情。

青春阳光的天使

从因社会实践停学创业到次创业未果,到误打误撞进入投资圈,再到二次创业自己做基金,苏禹烈的收获是——与后来合伙创立青阳天使基金的美籍华人Jason Zheng相识并成为彼此信赖的朋友和家人,二人在2009年6月,合伙创立“青阳基金”,对于一个二十多岁的人来说,这似乎是一段戏剧性的经历,但在这背后埋藏着苏禹烈阳光般灿烂的创业之心。

青阳天使投资正式成立,各界将目光锁定在了这个85后年轻人的身上,抱着好奇和怀疑的心态,想去探寻他不一样的投资理念。眼前的苏禹烈有着不同于同龄人的冷静与成熟,他的每一句话里透着深沉的思考,从他的言辞上,我可以看出他所做的一切就是想打造一个不一样的天使投资机构。

青阳,顾名思义青春阳光。“既然是年轻的天使,那么就要做有别于前辈的事,我要跟创业者一起成长,为他们做一些他们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我把投资当作是创业,我也在路上,所以心态与创业者更一致更协调,我能够全方位理解他们,无论是业务上还是心理上;还有就是我不嫌累,我经常跟他们开会到次日凌晨点。”苏禹烈指了指办公桌下的一块空地板,告诉我说,那就是他这一年来睡觉的地方。或许这与苏禹烈当初自己创业失败有关,他更能体会到创业者的艰辛与激情。“青阳就是要从全方位帮助创业者”,这是苏禹烈对青阳的诠释。

“年轻的投资人”做得成功与否,是否会犯错,

苏禹烈让投资充满阳光的味道

这都要由时间去验证。由于一期基金仅仅只有100万元,结合自己先前在国内某知名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时累积下的在消费领域,尤其是餐饮投资的经验,餐饮业成了苏禹烈的投资选择, Apothecary Cocktail Dining 酒吧作为青阳所投的个项目,一个多小时就确定了投资决策,经过了不到两年的发展,业已成为亚洲风向标级的酒吧,并正向连锁方向发展。良好的社会知名度和投资收益也证明了这个决断的正确性,奠定了青阳以后要走的路。“当初因为基金规模太小,没办法投烧钱的项目,也就是说只能投可以很快有现金流的项目,所以我们这条路是被逼出来的。”

不只在餐饮业投资,早在青阳还没有成立之时,苏禹烈就已经开始关注互联创业了。经过了深思熟虑,苏禹烈投资了一个互联项目,基于青阳对项目的全方位“照顾”,项目从开始做电子商务技术平台,之后转型做电子商务运营,再到如今发展前景大好,无论技术支持还是资源提供,青阳在该企业初创过程中发挥了天使的作用,在它逐渐走向成熟之后,青阳选择了退出,毕竟这不是青阳擅长的领域。

苏禹烈告诉我说,青阳和传统天使投资有所不同,因为青阳不只投初创项目,它的模式有很多,可以退出,亦可继续追加投资,这都取决于项目的优胜劣汰。他要做的事就是伴随创业者一起成长。

追寻梦想

“我是一个会有很多奇迹的普通人”这是苏禹烈给自己的评价。

作为一个年轻人,他也将投资当作了创业,每周50到70个会议,超过100张名片,虽然没时间想起过去,没办法享受现在,更没精力展望未来,但这样的工作并没有搁浅苏禹烈对生活的热爱,无论是高尔夫、球还是橄榄球,无论是文学、电影还是音乐。

“近我在写一本书,《35岁退休》,不过正准备改名叫‘30岁退休’”。作为北大中文系毕业生的苏禹烈骨子里透出文艺青年的范儿。他还告诉我说,他不喜欢在一个地方待久,因为那会让他觉得压抑,看不清真正的景色,他喜欢视野开阔的地域,那会让他有一种靠近自然的感觉,没有纷扰,享受片刻的宁静,因此“生活在海边”成了苏禹烈终的憧憬。

35岁退休,去做自己的音乐,然后把自己从小到大想做但没机会、没时间、没钱做的那些充满疯狂的,充满五颜六色的,充满多元化价值观的,充满与众不同的生活过一遍,而后寻找一片宁静,终会回到简简单单。这,就是苏禹烈的梦想。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