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阳江信息港 > 法律

字幕组被收编不拿1分钱也违法字幕组字幕组

发布时间:2019-06-13 12:09:48

字幕组被收编,不拿1分钱也违法 - 字幕组,字幕组被收编,美剧

7年来,陈奕(化名)换过工作,换过女友,换过居住的城市甚至国家,没变的,是占据他业余时间部分的一项“爱好”——字幕组翻译。“7年,早就不会再爱了。”他就像有着7年之痒的老夫老妻谈论对方缺点那样调侃着这份业余爱好,“跟我同期进组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剩下不到10个,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坚持到现在,大概是想有始有终吧。”美剧的“合法入境”改变了国人看剧的方式,改变了字幕组的命运,但改变不了“陈奕们”的重要性。试想没了他们,每天上下班的地铁里你只能深陷方寸屏幕里的后宫争斗或婆媳大战,实在想看美剧的话,你能忍受央视的配音和被阉割过的剧情吗?美剧合法入境在陈奕的iPad上,搜狐视频、优酷是使用频率的几个应用程序,“现在几部热的剧都能看,大多数人应该都不会去论坛下载了吧。”陈奕承认,视频站购买美剧版权是对国人看剧方式颠覆式的更新。公开报道显示,2010年,优酷率先引进美剧并建立美剧频道,此后,搜狐、爱奇艺等视频站也加入美剧播出竞争之列。短短几年,美剧在几大视频站的播出量达三四百部之多,版权销售达2亿美元。商业站挥金打造他们的视频航母并迅速获得数以千万计甚至亿计的点击量,片头广告的时长也从10秒增长到1分钟,广告商增多了,想必被“逼”得花钱买清净的付费会员也增多了。看剧便捷度快速提升的背后,美剧这个曾属于少数人的饭后甜点,一夜间变成大家争相抢夺的利益蛋糕。前段时间的美剧下架风波又敲打起我们刚养成的对视频站依赖的神经:难道又要回到去各大字幕组论坛下剧的年代?就在近日,美国媒体爆出迅雷与美国电影协会达成协议,将限制美剧、电影的非法下载。消息还称,迅雷将推出版权监测系统,仅凭截图就能识别是否盗版。不少友闻此消息表示“坐等字幕组出招”。字幕组被收编那么,曾在为我们奉上这道甜点时扮演重要角色的字幕组,如今活得怎么样?“以前大众依赖我们看片,现在看片渠道广了,那里都能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抱着下片源目的进组的人越来越少,也导致字幕组活跃人员数量大不如前,能叫得动干活的人少了,但动机不纯的人也少了。一切都跟视频站的兴起有关。”陈奕所说的“组”,是四大字幕组之一的伊甸园,又称YDY。“YDY内部还分很多组,我所在的组鼎盛时随时能叫来七八十号翻译,现在这个数字只剩一半不到了。”服役7年,陈奕对组里成员的进进出出有自己的看法。视频站的出现不光分化了同一个组里的成员,还曾“离间”过同一条战壕里的兄弟。作为早和视频站合作的字幕组,人人影视的发展壮大一度引发其他组的羡慕嫉妒恨,百度百科甚至还收录了人人影视的词条,据内部人士透露,人人也是和搜狐、优酷合作比较多的字幕组。“圈子里的人都叫他们‘宇宙组’,大概是指他们什么都翻、想做全宇宙吧。有人觉得人人试水商业合作玷污了做翻译初的纯洁性,他们一旦翻错字幕就会被其他组的人截屏发微博并引来无数转发。”但陈奕认为,视频站已成主流,“没有了版权这块的绊脚石,也不用为了抢首发忽视翻译质量,好的译者都希望有这样的环境。”不再“抢首发”从未从字幕组拿过一分钱,是大多数译者工作的写照,陈奕也是。是什么力量支持他们坚持到现在?“为了抢首发。一旦比其他组的字幕先上线,组里就会一片欢腾。每季电视剧的一集尤甚。”陈奕这么解释。这种竞赛的获胜并不能给组员带来任何经济效益,但他们仍乐此不疲。但看着曾经的“难兄难弟”如今飞黄腾达,其他字幕组还能继续安心做“活雷锋”吗?陈奕透露,组里有人去了视频站,给字幕组牵线搭桥,不过大多数人还是像以前一样做字幕,“视频站火了,但他们的很多字幕还是字幕组的人在做。”据内部人士透露,搜狐视频就和几家字幕组有合作关系,其热播的几部美剧和综艺节目就是字幕组做的,也有一部分剧外包给了翻译公司。“所有字幕都是有酬劳的。”不过该内部人士拒绝透露具体的价格。陈奕则表示,和视频站合作对字幕组来说的改变就是失去首发权,根据双方的协议,字幕组翻译完后首先将字幕提供给视频站,站上线一段时间后,挂有字幕组logo的成片才能在论坛上发布。尽管搜狐视频在此后的采访中否认和字幕组有合作关系,称其有自己的团队负责翻译字幕,但比对了其播放的《周六夜现场》一季一集和从YDY论坛下载的同集视频,字幕完全一样。译者要说人话“收编‘正规军’其实挺好的,现在做字幕的太需要一个规范的体系来管理了,有偿劳动才能让更能胜任的译者脱颖而出,翻译出更高水平的字幕。”在陈奕看来,字幕组成员的水平一直良莠不齐,“我初决定进组就是因为实在看不下去了。”让陈奕看不下去的是当时一些粗制滥造的美剧字幕,“有个笑话你应该听过,可谓字幕组的经典段子:某部美剧里有这样一个场景,主角在亭里发现了垂死的同伴,他抱住同伴说:‘Hold on(坚持住)!’同伴回答:‘No,I cant make it(不,我不行了)!’可字幕却是:‘拿着!’‘不,我拿不住!’”抱着要翻好字幕的心态,大学辅修英文的陈奕在大二那年通过考核进了字幕组。考核内容是一段10分钟的情景喜剧翻译,有英文字幕。顺利进组后,次的任务是翻250句罪案剧,他小心翼翼地翻了3个小时,“也不算慢了,现在我的速度也就1小时100句。”自信和出色的水准让陈奕进组1年后就晋升校对,“做的时间一长就发现很多人进组只是为了满足自己下片的需要,字幕组组员能拿到内部账号进ftp,几乎能下到一切你想下的东西。有些人下完自己想要的东西就退组了,加上当时正逢美剧火时,对字幕员需求很大,于是组里人员进进出出十分频繁,水平有好有坏。”“现在的问题就是很多译者不会‘说人话’,像Imean、you know之类口头语也一一翻成中文。”陈奕把翻译质量看得很重,他认为做字幕的人对中文、英文的掌控力基本要达到五五分,很多字幕看着别扭,原因是译者不会说地道的汉语,说人话是件很难的事,“转成中文时,我会把自己放到剧中去,以演员的身份把这句话说出来。”不过,英文不行肯定做不好翻译,“可以查资料、查字典,但拿到英文字幕要能理解95%以上,不是说英文水平一定要有多好、非要拿到专业八级,主要是要有使用英文的经历,组里成员大多数还是国内本科生。”付费点播是趋势以前下片看,现在看,以后呢?常年在国外生活的经验让陈奕认为,付费点播模式可能是未来趋势,“国外这种模式已经很成熟了,比如出品《纸牌屋》的netflix,用户可以在其站免费看一个月,之后就需购买他们的影视库。”不过,这套模式在吃惯免费餐的中国观众这里行不行得通,还有待考证。据了解,目前购买美剧的国内视频站主要盈利还是靠广告。视频站吸引走越来越多的观众,连字幕员也逐渐被“收编”,字幕组还有存在的必要吗?陈奕认为,单纯从技术上考量,只要观众有依赖性,小众字幕组、独立字幕人仍将存在,综合性的字幕组则应该各有分工侧重。还打算做多久的“活雷锋”?陈奕坦言:“不想做‘活雷锋’了,但想继续翻,直到每部剧结束。”说完,还特地小心翼翼地提醒千万别实名,“实名我就真成雷锋了”。字幕组十岁多了,和报纸一样,也面临着转型。多渠道合作、内容上精细化分工是两者共同的趋势。正如陈奕所说,不管下载,还是,你们看到的字幕其实都是我们做的,做好做精是字幕员的要务。这个自称“混迹7年、累觉不爱”的字幕翻译员,对这一行竟有着那么多深思远虑,实在值得所有追剧的人点赞。于是,“小心翼翼”在此处便不再是贬义,小心翼翼至少可以免去抛头露面带来的法律风险——毕竟我们谁没受过这群幕后英雄顶着风险换来的益呢?不过,字幕诚可贵,版权价更高。版权不仅保护着片方,也保护着译方,“活雷锋”也渴望自己的劳动能得到尊重,规范的体系和有效的激励机制才能保障这个行业更健康地发展。法律专家:不拿1分钱字幕组也违法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王迁表示:“是否违法,和拿不拿钱没有关系。如果未经许可对字幕进行翻译并且不构成合理使用,就侵犯了电影着作权中的翻译权; 另外,将翻译之后的作品进行上传播,还涉及信息络传播权。国外的影视制片者之所以没有起诉字幕组侵权,可能是因为觉得不值得,告赢了主要由学生志愿者组成的字幕组,他们又能得到什么呢?”王迁说,字幕组翻译字幕并发布中文字幕的性质其实很容易界定,“视频站如果购买了版权,即拿到了许可,再聘请字幕组翻译,那情况就不一样了,字幕肯定要本地化,不然观众没法理解。”

小程序可以个人开发吗
新零售平台
海南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