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阳江信息港 > 军事

比亚迪电子暴跌20摄像头芯片数据引发的悬

发布时间:2019-03-04 18:01:50

编者按[我们生活在一个数据泛滥的时代,由此诞生了一批第三方机构定期或不定期发布各种细分行业的数据报告,并以此为营生。有的机构本着负的态度,每份报告都经过了翔实的调查取证,但有的机构报告经不起推敲,甚至可能出错,由此给报告对象及投资者造成巨大的损失。

6月28日,深圳比亚迪旗下的比亚迪 电 子()一 度 暴 跌20.94%,而市场将公司股价“不正常”波动与一家叫做旭日大数据发布的04月比亚迪摄像头芯片出货量暴跌联系在一起。

《每日经济》的采访调查显示,比亚迪电子现在没有摄像头芯片业务。那么,旭日大数据的数据从何而来?进行了调查。]

每经 王晶 每经 卢祥勇

比亚迪电子:不知数据从何而来

注意到,6月27日,作为港股白马股之一的比亚迪电子开始下跌,但当日跌幅只有2.18%。第二天,即6月28日开盘,比亚迪电子惨遭“黑天鹅”袭击,盘中一度暴跌20.94%。截止当日收盘,比亚迪电子下跌10.47%,成交额9.34亿元,创历史新高。

公开资料显示,港股比亚迪电子是A股公司比亚迪()的子公司,其主营业务主要由两部分组成,一是部件及模组,包括金属机构、塑料机壳及其他;二是组装服务,产品主要有、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灯,模式有EMS(代工 全程服务)和ODM(设计 制造)两种。

对于股价暴跌的原因,比亚迪电子在随后召开的会议中表示:“我们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可能是受到前一天美国科技股下跌影响,也可能是近期香港市场波动比较大。从公司的基本面的角度讲,一切还是正常的。业务主要靠金属机壳作为利润驱动,金属机壳的渗透率也不断提高,客户的市场占有率也在提高。”

不过业内有观点认为,在一份关于比亚迪摄像头芯片的报告公布后,比亚迪电子的股价就开始下跌,这两者之间或许存在关联。

6月26日,旭日大数据发布了《2017年04月摄像头芯片出货量排行榜》,该榜单显示,除了索尼、OV、海力士实现同比增长外,其他厂家几乎均出现同比下跌,其中,三星和比亚迪尤为惨烈。三星摄像头芯片的出货量已从3月份的2565万急速下滑至4月份的1308万,同比暴跌96.1%;紧随其后的则是比亚迪,其摄像头芯片的出货量从3月份的1639万下滑至4月份的868万,骤降88.82%,而其3月份还环比上涨了5.33%。

几天后,比亚迪电子就对报告中的说法进行了辟谣。6月29日,兴业证券发布的《订单和生产经营正常,金属机壳业务劲增》研报显示,比亚迪电子对某些媒体报道摄像头芯片出货量下降表示纯属无稽之谈,

比亚迪电子暴跌20摄像头芯片数据引发的悬

公司根本就没有此项业务,也不知数据从何而来。

旭日大数据张冠李戴

作为一家发布数据的公司,旭日大数据的统计口径是从何而来呢?对此,《每日经济》多次联系了旭日大数据的相关工作人员。起初,该工作人员告诉“先不要用我们4月份的这个数据了,5月份的数据很快就出来了,而且5月份公司的调研人员去了比亚迪公司,所以5月份的数据会更真实一些。”之后,该人员就不再回应的任何采访了。

A股公司比亚迪方面则告诉,旭日大数据那边信息有误,比亚迪方面已经官方郑重地联系过他们。但对于提问的“比亚迪旗下哪家公司负责摄像头芯片的生产?出货量以及毛利如何?”等关键问题,比亚迪方面在5个工作日后都未有回应。

通过查阅比亚迪公司的资料,注意到,开展摄像头芯片业务的公司并不是比亚迪电子,而是比亚迪旗下深圳比亚迪微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比亚迪微电子”)。根据比亚迪微电子官资料显示,公司专注于半导体产品的研发和生产:主要产品为IGBT芯片及模块,智能功率模块(IPM),AC-DC 芯片,电池保护及管理芯片,CMOS图像传感器,触摸控制芯片等。

通过多次致电比亚迪公司,终于联系到一名销售比亚迪摄像头芯片的董先生,他将目前比亚迪微电子在售的CMOS产品列表发给了,其中包括像素列阵为500万、200万、720P等在内的多款产品。

不过,一位不方便具名的电子行业分析师告诉,列表中的产品主要是面向低端的千元机,并且这些CMOS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产品了。“近两年来,比亚迪摄像头芯片的出货量并不大,主要是供自身的ODM项目,但即便如此,量也不大。”

对于由第三方数据导致的股价波动,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教授李永森对《每日经济》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指出,证券市场愈发注重基本面的分析,基本面信息的变化能够很快反映在股价的变化上。但是,现在的市场上,数据分析有很多渠道,不同来源的渠道分析导致的结果可能差别很大,一方面要考量数据的来源权威性真实性;另一方面,同一家咨询公司数据分析所选取的数据指标、起止时点、数据频率、数据来源等等不同,也可能导致分析结果的不同。随着市场的发展,市场也会对信息进行验证、鉴别、甄选,实现所谓的优胜劣汰。

在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看来,第三方数据统计机构如IDC、赛诺等一般会定期派专人走访公司,并且具备自己的数据来源(设点去做调查)。事实上,越是大的研究机构调查就越详细,而小型分析机构或者数据研究机构往往走访不够,或者不走访。因此,在引用或者查阅各种排行榜、出货量数据时,尽量避免使用小公司或者分析机构发布的数据,有些错误是很明显的,但是小的分析机构往往并不能察觉。

旭日大数据站的资料显示,旭日是“报旗下专业数据研究机构”,事实上报并非其名字中的“报”字一样是一张行业报纸,而是一家产业链交易平台。根据备案信息,《每日经济》查询到,报是“深圳市前海报络科技有限公司”经营的一个行业站。

调查:比亚迪芯片一颗难求

初步理清了比亚迪摄像头芯片的隶属关系,它的市场规模到底如何?

据了解,摄像头主要器件为影像传感器(CMOS)、光学镜头、音圈马达、加上模组封装所构成。目前较大的影像传感器(CMOS)——即摄像头芯片供应商主要有八家,分别为索尼、三星、豪威科技(OV)、格科微、思比科、比亚迪、海力士和奇景。

值得注意的是,摄像头产业链的主要部件中,过半数的市场份额集中在前三大厂商,并且龙头多为日韩系企业。在整个CMOS市场中,索尼占比约40%,主要提供8MPs及13MPs以上的传感器,基本垄断了高端CMOS市场。与高端市场相比,低端摄像头芯片市场几乎被国产芯片厂商瓜分,其中,格科微可谓一家独大,市场占有率约七成。

根据旭日大数据此前发布的2017年03月摄像头芯片出货量排行榜,国产厂商比亚迪以1639万的出货量位列于三星之后,表现得可圈可点。不过,使用酷派但摄像头坏了的李先生告诉,因为原装的比亚迪摄像头芯片很难在市场上买到,导致其无法进行更换。

7月13日下午,《每日经济》走访了深圳华强北十多家维修的门店,发现确实如李先生所说。位于华强电子世界三楼的一家维修服务中心的工程师告诉,现在市场上的比亚迪摄像头芯片已经很少了,“如果想要的话先告诉我型号,但我只能去调货,不保证一定有。”

在附近其他维修的门店,了解到的情况也类似,甚至有部分商家在听到购买比亚迪电子的摄像头芯片后,连具体型号都不问就直言“没有,现在市场上几乎没有。”

合力泰接手比亚迪摄像头模组业绩亮眼 实控人一致行动人却“顶格”减持

每经 王晶 每经 卢祥勇

一款摄像头的主要器件包括影像传感器(CMOS)、光学镜头、音圈马达,加上模组封装所构成。在“中华酷联”时代,比亚迪曾是摄像头模组的核心供应商之一。

随着比亚迪转型,推动公司集中资源发展核心业务,两年前,比亚迪将液晶显示模组和摄像头模组产品出售给了合力泰()。在一位电子行业分析师看来,低端摄像头模组部件竞争十分激烈,而欧菲光等龙头都有比较强的竞争能力,但比亚迪的优势并不明显。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合力泰的摄像头模组业绩未达到盈利预测,但仅过一年时间,其摄像头模组毛利就超过了欧菲光()和舜宇光学()两家龙头企业。此外,在业绩实现大增的情况下,注意到,合力泰实际控制人文开福的一致行动人却选择减持,并且减持数量几乎达到可以减持的上限。

年业绩承诺没完成

2015年4月份,比亚迪发布公告,宣布出售深圳市比亚迪电子部品件有限公司(简称部品件公司)予合力泰,交易对价为23亿元。根据与合力泰的协议安排,本次交易按照其中75%的支付对价由合力泰以发行股份进行支付,其余的25%以现金支付。此次收购之前,比亚迪已经将其与液晶显示模组、摄像头模组产品相关的全部经营性资产、业务等一并注入部品件公司。

此次交易完成后,比亚迪获得合力泰1.79亿股对价股份使得其顺利晋升为合力泰的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2.29%。而截止2017年3月31日,比亚迪持有合力泰总股本的11.45%,位列合力泰董事长文开福之后。

在上述电子行业分析师看来,“低端摄像头模组部件竞争十分激烈,而欧菲光等龙头都有比较强的竞争能力,但比亚迪的优势并不凸显,并且比亚迪方面也认为该项业务的毛利率不高,所以,比亚迪将摄像头模组进行了出售。”

根据合力泰与比亚迪签署的《利润补偿协议》、《利润补偿协议之补充协议》,双方一致同意,利润补偿原则为三年累积计算补偿,即比亚迪对于部品件公司的三年累计承诺利润数为人民币7.14亿元。部品件公司2015年实现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6亿元,而预测数为2.26亿元,完成率为60%,未能达到盈利预测的80%。

合力泰在《关于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标的公司2015年未实现盈利预测的说明及致歉声明》中称,部品件公司未实现承诺业绩的主要原因有3个,首先,重组完成后部品件公司原来的客户们需对部品件公司的供应商资格进行重新认证;其次,重组过渡期较长,使得部品件公司企业发展战略和运营管理出现较长时间“中空”;是因为2015年国内外经济持续低迷,下游市场增速放缓。因为其未能完成业绩承诺,合力泰在2015年年报中对公司的商誉价值计提的减值损失为1.55亿元。

第二年毛利超过了龙头

虽然合力泰2015年未实现盈利预测,但彼时的合力泰仍然非常看好并购带来的长期效应,公司曾表示,“交易将使合力泰触摸屏、液晶显示屏模组相关业务的规模迅速扩大,并增加摄像头模组业务。”

事实上,合力泰2016年及2017年季度的业绩确实实现了大增。合力泰2016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8.4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39.14%;利润总额为9.8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43.0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74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00.63%。

与此同时,合力泰2017年一季报成绩也十分亮眼,实现营收23.9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41.8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0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192.61%。

《每日经济》注意到,对于合力泰业绩大增的原因,除了其原有业务的拉动外,以摄像头模组和指纹识别模组为代表的新增业务,为合力泰的业绩增长作出了不少贡献。合力泰在2016年财报中称,报告期内,IN-CELL模组、智能穿戴触显模组、电子纸模组、摄像头模组等核心零部件已经放量生产。

众所周知,合力泰在摄像头模组领域的主要竞争对手是欧菲光和舜宇光学等龙头企业。2016年,欧菲光光学产品的营业收入为 79.40亿元,营业成本为70.56亿元,毛利率为11.14%。另一家龙头企业舜宇光学在2016年年报中称,公司光电产品事业的销售收入约为114.03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约38.8%。公司光电产品事业的毛利率约10.5%。

《每日经济》查阅合力泰2016年财报注意到,公司2016年摄像类产品的营业收入为4.10亿元,营业成本为3.64亿元,而毛利率为11.22%。值得注意的是,在摄像头模组方面,欧菲光的销售规模是合力泰的19.37倍,舜宇光学则是合力泰的27.81倍,但两家公司对应的毛利率分别只有11.14%和10.5%。

合力泰董秘办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虽然近年来整个行业的增速在放缓,但公司并不是随着行业的放缓而放缓的,公司每年都在高速增长,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一致行动人“顶格”减持

值得注意的是,合力泰业绩实现高速增长,公司实际控制人文开福的一致行动人却选择减持,并且减持数量几乎达到可以减持的上限。

2017年6月19日,合力泰发布公告称,文开福的一致行动人曾力、陈运、曾小利、泰和县行健投资有限公司、泰和县易泰投资有限公司等合计持有公司16.38%的股份,上述股东计划自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之后的90个自然日内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3128.31万股,占总股本的1%;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股份不超过5934.79万股,占总股本的1.9%。

上述股东股份取得方式为2014年合力泰的非公开发行。根据《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及《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股东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减持股份实施细则》等相关规定,上述股东承诺减持股份时采取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的,在任意90个自然日内,减持股份的总数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1%;减持股份时采取大宗交易方式的,在任意90个自然日内,减持股份的总数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2%。由此可见,上述股东计划减持数几乎达到可减持的上限。

在上述股东发布减持公告前,合力泰曾发布“高转送”的方案。2017年2月21日,文开福曾向公司董事会提交2016年度利润分配预案的提案,提议公司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30股。

近年高送转现象越来越突出,从10送10一直飙升到10送30,但事实上,以“高送转 减持”的组合方案,很容易引起投资者的担忧。此前,A股市场上曾频频上演“减持红利”事件,具体做法为:上市公司在大股东减持前一两个月推出高送转的红利,并吸引市场关注和中小投资者买入,等上市公司股价上涨以后,大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就可以通过减持来进行套现。这种套路也演变成市场上投资者们屡见不鲜的“减持红利”。

在银率金融研究中心分析师闫自杰看来,高送转确实是炒作的一个概念,如果“高送转”后股东要减持,则有借利好套现的倾向。

目前,高送转已成为证监会监管重点之一。4月8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中国上市公司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表示,上市公司大部分是好的,是珍珠,但有的财务造假,什么“10送30”全世界都没有,必须列入重点监管。

在监管层发声后,合力泰迅速的做出了反应,更改了公司的未分配利润方案,降低送转比例。4月12日,合力泰发布公告,修改高送转预案为,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10股,同时每10股派派息0.84元(含税)。

©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